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行时

三明城区“违种”现象为何屡禁不止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ustoptic.com/jjsm/p/42874.html
文章摘要:三明城区“违种”现象为何屡禁不止?,新华网笑笑生举例说明,高掌远蹠定量分析宽洪海量。

河边滩涂被开垦成菜地。

小区屋顶私自搭建的菜地

9月5日,工作人员正在铲除滩涂杂草和菜地。


9月2日,有市民在“e三明”平台反映“三元区三化医院沿河滩涂被开垦成菜地,还用木板搭了棚子。”对此,记者来到实地查看。只见列东大桥河滨绿道附近的河道,整个滩涂基本被各种蔬菜所占据,旁边还有一个临时搭建的木屋。

《三明日报》2016年《周三特刊》以《谁“动”了我们的滩涂地》为题,报道了该处被“毁绿种菜”的现象。

在河道旁的滩涂种菜不仅影响景观,河道滩涂被开垦后,土质变得松软,极易造成水土流失,并且给泄洪带来不利影响。不仅在河道边,在一些小区的公共绿地上,也经常可以看到“毁绿种菜”的现象。为何城区违规、违法种菜现象屡禁不止?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1 现象 空地上、河道旁、小区里,种菜一族“不择手段”

“我们正在清理这边的杂草,清理违建的木屋,菜地也准备一起清理了。”9月5 日,三元区三化医院沿河滩涂上,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做清理工作。

一位李姓阿姨站在河边,她表示,这里的菜是她和几个70多岁的老人一起种的。“我们的菜就这样给清理了很可惜。”李阿姨叹道。当记者问到是否知道占用滩涂种菜是违法行为时,李阿姨表示,这里光秃秃,种点菜总比没有更好看。

“其实我们对这里已经整治了很多次。”三明市水利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徐总经理说,沙溪河三元段河道滩涂整治工作于2018年底确定整治方案,2019年初完成招标工作,由市水利局作为业主,市水投公司为施工方,今年3月开始施工,5月完成了大部分滩涂改造工作,清理了河滩菜地,并沿河种植了水生植物,但由于恰逢汛期,洪水冲毁了大部分水生植物。现阶段因天气炎热,考虑到种植水生植物成活率的问题,他们决定待天气转凉后再进行补种工作。

不仅是占用河道滩涂种菜现象屡禁不止,占用社区的公共区域种菜现象也存在。

家住和仁新村的吴敏华最近就遇到一件烦心事。家住7楼的她常常会把家里的被子拿到楼顶天台进行晾晒。但是,最近8楼的业主已把楼顶天台大部分区域占为己有,种上了各种蔬菜瓜果。她说,原先投诉过这类事件,物业公司来处理后,过一段时间又会出现,根本没办法完全杜绝。

2 追问 谁在城市里种菜?

城区里种菜的现象屡见不鲜。有的在居民小区“毁绿种菜”,有的在河道两岸的滩涂“围垦造田”,有的在道路两旁“见缝种植”,由此也诞生了一批城市里的“种菜族”。

一类是抛不开田园生活的老人。老陈前几年随儿子搬到上河城住。白天孩子上学了,儿子媳妇也上班去了,耐不住寂寞的老人看见别人在小区主干道的边坡上开垦种菜。自己也去开垦了一块。每天忙忙碌碌,还有收获,这让老陈十分充实。

“一辈子务农,种菜种习惯了,我儿子一直劝我不要种,可我喜欢,儿子也拦不住我,今年春,城管进来执法后,我就没有种了。”老陈告诉记者,知道在公共用地上毁绿种菜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后,他就不干了。

另一类是担忧食品安全的主妇。家住梅列区广景城的叶阿姨5年前为了照顾孙子,从农村搬到了城里。儿子家有一个20多平方米的露台,原先种着花,叶阿姨来了后,全都改种了蔬菜。她说,“外面买的菜用的是化肥,还含有不少激素,自己种一点,吃得放心。”叶阿姨在自家阳台种菜虽然不违法,但如果影响到他人的生活,也有被投诉的可能。

还有一类把种菜当个人爱好、生活情趣的。家住梅列区江滨新村的李明风退休多年,说起在家中种菜,他颇有一番经验。而这么做的原因是他从小就喜欢种一些花花草草,后来搬到城市居住,有一次在做饭时想起忘记买小葱,那时候就想,如果在家里种点小菜就好了。一方面这是自己的爱好,另一方面种菜比较实用。在李大叔家阳台上,可以看见各式各样的花草盆栽,也有葱、香菜、小辣椒之类的蔬菜植物。

李明风认为,在自家阳台上种少量蔬菜是可取的,不违法,重点是不占公共绿地、不能让阳台超负重、不施农家肥、不影响他人生活。

3 难点监管难、执法难、处罚难

违法种菜行为,谁能管?

上河城小区一名物业工作人员表示,对居民在小区公共用地种菜的行为,他们只能找业主沟通,以劝导为主。“我们没有执法权。”工作人员表示,一些业主在他们的劝导下会有所收敛,但一些业主不听劝导,在工作人员走后又继续种菜,他们也没有办法。

“我们接到业主投诉后就会立马处理。”梅列区时代颐园物业工作人员说,小区公共用地是禁止私自种菜的,发现了会立即处理。但是,一段时间过去后又会出现这种情况,所以只能接到业主投诉一次,处理一次。

“这种情况很常见,我们也得常常协助处理。”梅列城管大队罗队长无奈地说,根据违法占地种菜地点的不同,牵涉的部门也不同。如果居民将菜种到市区道路边属城管管理,种在小区里则由小区物业或者社区居委会和街道办管理,而种在河道旁则牵涉到水利部门。城管部门在接到相关部门协助执法请求时,会到现场进行劝导或者执法。

那么,城市管理部门能否对违法种菜现象进行处罚或下达整改通知书?

罗大队长表示,违法种菜不像违章搭建。许多违法占地种菜的地方,不是一个人种的而是属于好几个人一起,这种情况下达整改通知书会比较困难,而且种菜的成本不高,就算被铲除了,等到一段时间过后,又会有人见缝插针继续种。

三元区白沙街道办工作人员同样表示,这种情况监管起来很难,他说,街道经常有宣传教育:公共区域不得私自占用。但是,占用公共绿地种菜的大部分是老人,工作人员只能进行劝阻和调解。

前几年,在梅列区上河城,主干道临江滨的斜坡上,随处可见一块块菜地,上面种满了蔬菜。再下面,就是铁路线。

“最早,没人种菜的时候,这里一片都长满了杂树、芦苇。对这片坡的水土保持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2000年以来,一些居民砍树毁绿,在这里种起了菜,不仅破坏了美观,也破坏了护坡的水土保持。”2000年就搬进上河城的居民李先生对毁绿种菜的行为极为不满。

梅列区城管部门对上河城毁绿种菜现象也进行了多次专项整治,可是每次都陷入“死灰复燃”的怪圈。

9月8日,记者在上河城看到,主干道临河边原先被毁绿种菜的地方,大部分被各种树木所覆盖,有的种在地上,有的种在盆里,比较整洁有序。一位居民告诉记者,今年春季城管对这里进行专项整治后,这块地就有人管理了。

4 探讨 不妨试试花盆种植,玩转开心农场

如何在不影响城市环境的前提下满足城里人种菜的愿望,成为现代城市生活中一项新课题。

家住梅列区滨江新城的叶阿姨曾经因为用腐烂的蔬果做肥料,引来邻居的“抗议”。一方面有异味,一方面招来蚊蝇,这是习惯用农村方法种菜的叶阿姨所没有想到的。

这正是城区种菜最大的问题,种菜需要施肥,产生的气味、蚊蝇会影响其他人。

走访中,不少市民表示对如何在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,合理地在城市里种菜提出自己的看法。

家住明溪县紫岭新村的陈女士,每天下班到家的第一件事是精心照顾自己种的蔬菜。她住四层楼的房子,家在一楼,有一个小小的花园,里面种植着诸如黄瓜、丝瓜、茄子之类的蔬果。陈女士采用的是现成的复合有机肥,她认为,只要不影响环境,在种菜中对亲子教育方面有一定的帮助,和自己读幼儿园的女儿一起记录这些蔬菜瓜果的生长,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。

“其实,只要控制种菜数量,利用自己家里的合理空间,重点是用经过加工好的环保有机肥,也可以满足种菜爱好。”家住三元区红印山附近的陈范先在自家阳台种了点青菜,数量不多。他表示,这样的方法既不占用公共用地,又可以偶尔摘点自己种的菜吃,一举两得。

“前几年现实版的开心农场在各地成为时尚,一家人周末前往城郊的农场种菜,放松身心的同时又能收获美食。”家住梅列区碧桂园的廖先生提出,如果种植数量多,可以和农民合作,共同打理菜田。

(作者:记者 陈鑫涛 文/图)